文件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文件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夏光

发布时间:2020-07-13 10:50:58 阅读: 来源:文件夹厂家

《沙家浜》剧照

莫说我不晓得夏光是哪一个,夏光也不晓得那个就是夏光。现代京剧《沙家浜》演出之际,正值全国江山一片红,夏光到上海出差,战友送他一张戏票,他看得入迷,看得恍惚:剧中的郭建光是谁?

1982年5月,谭震林在华东七省市党史工作会上,对着麦克风说:“《沙家浜》的斗争故事是真实的,‘郭建光’现在就在台下,他的名字叫夏光。”

夏光大名,随着这声麦克风,一波一波传颂世界,芳名远播,多荣光啊,而夏光却与老首长抬起了杠:“不能这样说,戏剧中的郭建光是新四军指挥员的一个缩影,而我只是沾了一个‘光’字。”我追寻着夏光,来到沙家浜,看到了夏光对郭建光的一个解释,老人家说郭建光不是一个人,是当年奋战在阳澄湖120平方公里中的三位抗日指挥员的缩写,一个是郭曦晨,一个叫李建模,最后一个才是他夏光。千里万里,我追寻着夏光,出发之先,我很是犹豫,好几个月前,民营企业家彭宏钟先生邀我去拜访夏光,我迟疑又迟疑:夏光已然故去,我去寻他,有甚意思?冬风猎猎,细雨霏霏,我到了沙家浜,听说了这一节轶事,心中甚惭愧,方觉此行不虚。滚滚红尘,滔滔名利,我浸染其中有多久了?是该找一处清澈澄明的湖泊,洗一洗了。

我不晓得夏光是谁,更不晓得夏光是我们湖南邵阳人。郁达夫先生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出现了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我们这地方出了个英雄,而我们都不太知道,这是谁的错?是我的错,还是你的错?想来,这是夏光的错吧?

十多岁的夏光,千里万里,追寻着远处的星星之光,从偏远的湘西南,跑到遥远的武汉,去毛泽东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里听课,当年他年纪小,个子矮,人未长成,远没后来身材魁梧,还据说当年夏光是特活泼的,每听上课铃响,便抢位置,去抢最前面一排座位,听一位带着浓重湘音的大哥在讲台上铿锵陈词。这让我犯疑,当年只怕落后,争抢前排位置;后来却唯恐人先,甘居英雄末尾,换上我换上你,会这么干?夏光是在毛泽东的卧室里入的党,那时杨开慧据说也在农讲所,夏光跟在毛泽东后面喊大哥,站在杨开慧前面喊大嫂。二十年后,弹指一挥间,再喊大嫂,大嫂已不应了,大哥却还会以湘音相应答的哪,夏光却不找了。郭建光红透全中国,而英雄的原型夏光却以莫须有的“疑罪”,正在接受批斗。有位老战友在北京看完了《沙家浜》,千里万里跑到南京,叫老人家去“上访”:“戏里的郭建光就是你,这说明上面是肯定你的,快去找组织吧,你的问题就会解决。”夏光却拒绝了好意:“我不能以功臣自居,我等待历史去说吧。”

历史给了夏光一个说法。夏光从武汉农讲所回到邵阳,秘密闹革命,而其时,正是老蒋发动四一二政变,夏光在家乡呆不下去,穿越原始森林,跑到广西隐蔽起来,国民党抓不着夏光,便抓了他爷爷、他大哥、他小弟,都被残忍地杀了,他都忍痛隐着;后来他老爹也被迫害而故去,他再也忍不住,再次穿越原始森林,跑回老家奔丧,却“自投罗网”,被国民党逮了个正着,被投入狱。武冈好几位党员被杀,解放后有人质疑:很多地下党员被杀了,夏光为何不死?正是这一疑,夏光被审查了二十多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夏光叛过党,出卖过党员,而夏光却因之遭难。夏光不可以去找当年农讲所上课的毛老师去证清白吗?夏光不曾去。夏光有个性,这个性不害别人,却害自己,害了小半生。等到1979年,夏光被彻底平反,他已是人生七十古来稀了。

夏光有过荣光,这荣光不仅是展现在沙家浜的光辉岁月,也展现在解放后的职务辉煌。他当过淞沪剿匪司令,当过几所海军学校校长,还有郭建光原型的桂冠戴在头上,大风起兮云飞扬,不正可以名加海内兮还故乡?而夏光自上世纪30年代,再次从家乡出发,本来打算去延安的,却经徐特立介绍去了新四军,此后再也不曾回来过。全国人民都晓得郭建光,却没多少人晓得夏光,邵阳家乡又有几人晓得夏光?作为邵阳人,我晓得邵阳有魏源,有蔡锷,但我真不晓得有夏光。我的乡党彭宏钟先生偶遇了夏光儿子夏军,才晓得家乡有过这样的英雄,于是怂恿我去追寻夏光。夏光已于去年除夕夜,离了人世,享年104岁。斯人已逝,何处话悲壮?旁有乡党周玉柳先生敲边鼓,做我“思想工作”,便又邀了武冈搞党史搞了30余年的肖时升先生,我们四人于三九寒冬,从湖南出发,哐当哐当,乘上火车,千万里去追寻前贤。

前贤已不在,前贤之后人在。上海徐家汇,细雨淅淅沥沥,细雨敲梧桐,梧桐叶落满地,在一个老干部中心的大厅沙发一角,我们觐见了夏军先生,夏军先生身材高大,继承了乃父平和之风,未曾继承的是,夏老不从戎,而从文了,退休之前当的是教授,温文儒雅,岁月沧桑,其俊朗的身板略显老态。夏老话不多,谈了夏光一些生活小事,舍此外并不多说,只是告诉我们,在无锡,还有夏光一位老下属,至今健在,是阳澄湖“36位伤病员”唯一的“活化石”了。

“夏光啊,夏光是个好首长”,在无锡一家康复医院里,真没料到,九旬有二的新四军老战士吴志勤吴老,生命力那么顽强,白发稀疏,而精神却矍铄。我们走进医院房间,吴老正与老伴四目相对,四手相握,夫妻情深,相濡以沫。待我们问起往事,吴老拉开保暖裤,拉到大腿,几个弹孔触目惊心,跳入我们眼帘。吴老不但在阳澄湖打过日寇,也参加过抗美援朝,谈起峥嵘岁月,老人很是激动,“老首长很会打仗呢,他指挥打仗,很有智慧,很慎重,不轻易出手,一出手便有很大把握的;我没死,活到现在,也是首长爱护士兵,不轻易将我们往枪口里送呢。”吴老也是九死一生,他说有回碰到日寇,他跑到老乡家里躲起来,躲无所躲,躲到老乡猪栏里,粪坑齐腰深,他摘了一根芦苇,含在嘴里,若是日寇搜寻到猪栏,他就准备深呼一口气,沉潜粪坑里去,好在日寇只在猪栏外芦苇堆旁,刺刀乱刺一阵,走了。而吴老本来腿上有伤,因此伤重,才跟其他三十五个“伤病员”一起留在阳澄湖的,这次被粪蛆乱咬,使其大腿终身带疾。

吴老耳是那么聪,目是那么明,思维仍是那么敏捷,嗓音仍是那么硬朗,纵使我们在旁边打些耳语,悄悄说着夏光解放后的遭遇,也让吴老听个正着,大声嚷出三个字“不公平”。战友情深,吴老思维跳,跳,跳,多是在芦苇荡里跳跃。我原以为芦苇荡,只是我们老家山头上与水藻边的巴茅草,深或深矣,也不过是草。到了沙家浜,才晓得误矣,那芦苇啊,如细竹一样,有节,节里虚心;高耸,高有三两个人高;浩浩荡荡,莽莽苍苍,而阳澄湖水系发达,十分清亮,当年吴老与夏光等前辈,架小舟出入风波里,那里没有浪漫,只有壮烈。经过了生与死,其中战友情谊,我们怎么能懂得?

与我们一起陪着吴老的,是吴老的儿子,他是这家医院的医生。医生?吴老孩子干着这“巫医乐师百工之人”职业?没几刻,吴老女儿也来看吴老了,我们没问其职业,看到她穿着一条发白的牛仔裤,面容有点清瘦,那模样,也不太像是富贵人家——富定是没怎么富,贵呢,本可以贵,却好像不太贵。我问吴老:您的孩子,现在干着平常工作,您觉得公平吗?吴老连说公平,公平,我孩子都有工作,享福啊。我蛮多战友,牺牲了,命都没了,哪有孩子?

说起这话题,同去的肖时升先生说起了夏光一件小事:夏光丢下粉笔,投笔从戎去,老家还有老婆孩子的,枪林弹雨一二十年,不再相见,待到解放,夏光得知孩子依然在家乡面朝黄土背朝天,身份是务农。孩子也曾来找过他,他却一句话打发他了:我不能安排你工作,当农民不也是工作吗?夏光这里要打破的逻辑是:打江山,不是后代就可轻易坐享江山的。理,夏光树起了新理;情呢,却还是旧情,革命新理未曾泯灭人伦传统:夏光每年都拿自己工资寄回家乡,周济孩子。很多年过去,见多了世态人情,夏光移心改志否?没有。夏光依然不曾改变此中情与理,其曾孙长大成人,也想跳出农门,沿着老爷爷步子,当兵去,他特从湖南老家找来南京,要老爷爷向人打招呼,夏光仍是一句话打发:自己的路自己走。硬是活生生拒绝了。好在家乡人民过意不去,将老人曾孙送去了部队。待其转业回来,也是干着普通人的活计。

夏光高龄,翩然故去,其骨灰一分为二,一半归家乡,一半归了沙家浜。在苍茫的水乡沙家浜,长眠着一位共和国的功臣,我们四位来自将军故乡的后辈,到得墓前,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连敬两次三鞠躬,其中一次,我说不上为何而鞠,但加上的一次,是为夏光处理“将二代”、“将三代”及“将后代”而鞠躬。

我们已寻着了夏光,夏光安息在了沙家浜,我们可以欣然回家了。回家路上,我们唱着郭建光唱的京剧,唱给夏光听:驰骋江南把敌杀,消灭汉奸清匪霸,打得那日本强盗回老家。等到那云开日出,家家都把红旗挂,再来探望你这革命的老人家!(刘诚龙)

镇江定制西装

鞍山工服订制

晋中订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