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文件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等你的酸葡萄[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54:03 阅读: 来源:文件夹厂家

每周五下午放了学,俺们班都要扫那个方圆99平米的会议室。我总是被组长派去涮墩布,因为只要本公主在屋里,准弄得尘土像15岁的青春一样飞扬。

今天,我像猪二嫂扛锄头似的扛着墩布蹭向水房时,天公作美打起了响雷。大伙儿如猢狲散,我也抡起书包朝楼下冲刺。五秒后,我独自向楼上撤退——我的真丝长裙半路挨了浇,可就抽皱成窗外收破烂的老头拎着的麻袋啦!

回到会议室,我从书架拿起一盒拼图玩具,跨坐在校长那个铺着大狼皮垫的椅子上,神气活现地拼着世界地图。这是一盒很精致的玻璃拼图,是教导主任刚出差买来的。

雨停了,我收拾起大大小小的拼块,发现少了一块“法兰西”!我转着圈儿将几十把椅子钻了个遍,满头满脸蛛丝马迹地跑了出去,在商场超市疯狂搜索,所有的拼图玩具都是塑料和木头的!

我是初三2班的掌门女虾,然而试看校园天下,教导主任谁人不怕?想象着下礼拜喝他的茶,我捡了一兜石头,靠着棵千年古松,瞄准学校的大铁门——咚巴啦!

“丫头别射雕了!”身后传来一个公鸭嗓。我扭颈30度,立马一块石头飞了出去!这个男生真像只老雕耶,鹰钩鼻三角眼,宽宽的肩膀像张开的翅膀。

“饶命啊英雄!”“老雕”从自行车上栽了下来。“那么,你必须罩我!”我拉着一张苦瓜脸说,“此时此地,我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

我用倒叙手法将我的恐怖娓娓道来。“老雕”从车筐拿出一串绿葡萄,我揪了几颗扔进嘴里,脸立刻抽搐成了小笼包。“你这葡萄是不是做山西老陈醋的啊?”我把剩下的葡萄砸得他满脸开花。

“法兰西有世界上最好的酸葡萄,所以才有一流棒的干红!”他舔着顺鼻子直泻而下的烂葡萄汁,笑嘻嘻地说。

“给你个草筐你就钻进去下蛋啊?”我长腿一伸,“老雕”单膝跪地,“再次饶命啊英雄!”

“听着,我丢的法兰西是一块绿玻璃做的!”我噗哧乐了。

他骑车带着我像卖凉粉的似的满大街转悠。“干什么干什么?”我没好气地捶他。“找废啤酒瓶啊。”他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啤酒瓶又厚又笨只配做你的眼镜!”我嚷起来,“我要的绿玻璃必须晶莹得像凉粉,薄脆得像煎饼!”

他回眸一笑,扑嗵一声,把我从后车座上推了下来!

“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追着车轮叫唤。

足足练了一刻钟的“阿Q大法”,我才又像只鸭子一样挺起脖子。正要溜溜哒哒回家,只听得一串车铃声——“老雕”重现江湖了!

我摸摸衣兜,还有两块石头。手一扬,他一声惨叫:“小心玻璃啊!”

玻璃?我冲了过去——嘿,他的车筐里有一个圆扁的玻璃套封,在夕阳下闪着翠晶晶的光芒!我赶紧跑进校门,拿来了那盒拼图。

套封里是一张老式的密纹唱片。他拿出唱片,从套封上敲下了一小块美丽的绿玻璃,用石头小心地将棱角磨圆,安在拼图上。我笑得忘了难看的小兔牙。他捶胸顿足:“为了不让你喝茶,我可要吃锅贴了!这是小提琴家海菲兹的唱片套封,我刚从老爸的抽屉里偷来的!”

我又一次急急地跑进学校,将那盒拼图放回了会议室。回到门口,“老雕”已经蒸发了,我连他叫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夜色像一朵花似的合拢来,他挺拔的身姿在脑海中无比清晰。     上课下课,周一周末,日子复印般地一天天过去了。我又为会议室涮了N次墩布,那盒玻璃拼图静静地呆在书架上,落了一层薄尘,没有谁再去玩它,也没有谁发现它的秘密。

中考前的最后一次涮墩布,我悄悄地从拼图里拿出了那块“法兰西”。

我捧着这块翠晶晶的玻璃,在首饰店打磨成了一颗“绿葡萄”,挂在项链上,藏进衣领里。

我考进了一所重点高中。几个男生频频向我放电,他们常送我葡萄,紫艳艳甜津津的,好吃,却不是我所怀念的味道。也许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种味道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着特别的意义,一个个帅哥,被我敷衍过去。

升上高二的第九天,同桌小丹对我说:“3号花坛的草魔力无限,拔几株放在枕头下面,可以追上心仪的GG耶!”

下课铃响,我和小丹冲向了3号花坛。天呐,几乎全校的女生都在这里!我出手还算狠,从千百只九阴白骨爪中抢了两株。

第二天,我们就听说了,“魔力草”是个叫秦锋的高一新生的阴险大策划!3号花坛是那家伙的卫生区,他懒得拔草,就传出这个谣言。我们杏眼圆瞪,然后仰天大笑——女生真是浪漫多情得弱智!

晚上写完作业,想着云深不知处的“老雕”,我从枕头下面拿出那两株草,扔在地上乱踢一气。

后来的事实证明,那个秦锋醉翁之意不在偷懒,而是炒作!没几天,他就引发了全校MM大讨论,说他不仅狡猾,比首任百事大使萧正楠还酷,篮球打得气晕流川枫。

我连那个秦锋的样子也不想知道,他关我的青春什么事啊?

深秋的一天,我穿着菊黄的风衣和石磨蓝牛仔裤,在操场上兴高采烈地荡秋千,冷不防一个篮球飞过来,结结实实地砸在我的左腿上。我正龇牙咧嘴,一个男生狼追小羊一样地窜过来,抱起了篮球。我俩彼此狼狈地对视了两秒,我衷心地祝贺自己:“砸得好砸得妙,再砸一万次我也要!”

鹰钩鼻三角眼,宽宽的肩膀像张开的翅膀——哈哈,他不就是“老雕”吗?

“我叫秦锋,高一,别的没必要向你汇报了。”他说完拍着球跑了。我用警察叔叔所能容忍的最大分贝在他背后喊:“我叫莫莉莉,高二的,不过我5岁就上学了,和你一般大,你可不能把我当学姐啊!”

这个晚自习我笑成了巨嘴蛤蟆,那个策划“魔力草”大骗局的秦锋,原来就是我念念不忘的“老雕”!我终于找到他了!

第二天中午放了学,我打听了秦锋的住址,上市场买了个大大的果盘。

站在秦锋家的门口,我的心跳就像急促有力的敲门声。

秦锋的老妈开了门。我换了拖鞋进去,秦锋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懒洋洋地靠着个背垫。见了我,他蹦了起来:“昨天篮球砸了你一下,你找上门来和我打架?”“本小姐贵人降临你这贱地,是因为觉得你似曾相识!”我柳眉倒竖,把手里的大果盘摔在了他脚丫子上。

“MM真可爱,我啥年月和你混过脸熟哇?”他捡起果盘,对着厨房嚷:“妈,有MM给我送礼物耶,快拿苹果核桃梨,还有柿子!”

“去你的苹果核桃梨柿子,我这果盘是装葡萄的!”我怒哼哼把果盘反扣在他脑壳上,然后夺门而逃。

终于再一次遇到了他,他却早已将我遗忘!原来,自己珍视的心事,对别人来讲,不过是个不经意的偶然而已。

走在大街上,我从衣领拽出那个“绿葡萄”挂坠,看了又看,忍不住又给秦锋打了个电话——“喂,你还记得海菲兹吗?”“Sure!”他的回答干脆得像小浣熊方便面。我一阵狂喜,他接着说:“海飞丝是我最喜欢的洗发水啊!”

我差点把我的小兔牙咬碎。他肯定不是忘了我,而是故意不认识我!挂坠在手心里凉冰冰的,天边,两团云聚来又散去,不留一丝痕迹。

家里装上了猫,闲的时候,我就上网聊天。我的网名叫“冷面秦锋”。

一次,一个叫洋洋的女孩招呼我:帅哥好!我打上去一只蟋蟀,洋洋格格地笑起来。就这样我和开朗的洋洋成了知心网友。洋洋一直叫我“秦锋GG”,我没有解释,我不愿让别人阅读我的悲惨世界。

每个周末,我都上QQ找洋洋玩。下雨了就听海菲兹,那有力的揉弦,坚韧的跳弓,突而转至一段抒情柔板,像瀑布飞流直下,涌入一泓无比清柔宁静的潭。

生活仿佛变了样子,又似乎没有。家里的那瓶隆力奇用完后,我开始用海飞丝洗头发,然后立在窗前,让风把厚厚的头发一层层吹干。

一天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我看见秦锋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那女孩穿着的不是我们学校的校服,脸蛋圆圆的,有点像容祖儿,边笑边给了他一筒“阿尔卑斯”。

我赶紧转身走开。天空又高又蓝,一排杨树静静地挺立在操场上,几片叶子在风里飘落。我感到心中堆积的委屈在慢慢上涌,泪水骤然盈满眼眶。

又上了一节课,我听到几个女生谈论:“听说那个秦锋要转学了!”我不顾一切地跑到高一楼,看到秦锋边把桌斗里的订书机和胶水瓶等等小玩艺儿塞进书包,边大声地说:“28中是外语示范校,比4中强多了!”

灰尘颗粒在夕阳的光线里飞舞,不知哪个教室传来了音乐的旋律,明明就在附近,却显得非常遥远。

“你要转到28中了?”我看着他,不能再移动半步,汹涌的泪水肆意奔流。他拉拉我的辫子,“想不到,全校最出名的野蛮女生也有林MM的时候哟。”

我逃了晚自习。秦锋站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坐在地上写着物理作业,散着长发,光着脚,表情像一条干黄鱼。

“我的桌子太乱了,老班限我在放学前清理干净。”他一脸坏笑。

“原来你没有转学!原来你在演戏!原来你想让我的心情在你面前大曝光!”我一跃而起,把那个“绿葡萄”挂坠摘下来,砸到他的肚子上。他认了出来,很感动很惊喜,然后又黑着脸说:“拜托,能不能别作全智贤的小抄?”

“想让我乖?行啊,给我一块阿尔卑斯甜甜嘴。”我扭着猫步向他讨糖吃。他一本正经地打掉我的手:“那个女孩给了我糖就跑了,我根本不认识她。”

“还不认识就这般甜蜜了?真不愧为新生代的精英男生,佩服啊,佩服!”我挥起把鸡毛掸子,追得他鸡飞狗跳。

然后我上QQ找洋洋聊天。洋洋的头像闪动着,我正要跟她说话,她却打出了一个吐舌头的小人儿,随即是一行大字:秦锋GG,我送你的糖好吃吗?

原来,原来下午和秦锋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是洋洋!我从心底笑了出来。 《我等你的酸葡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