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文件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左小蕾欧债危机朝正确方向跨出重要一步

发布时间:2021-02-22 16:41:40 阅读: 来源:文件夹厂家

左小蕾:欧债危机朝正确方向跨出重要一步

上周,欧债危机的解决有了新的转机,欧洲各国达成了一个新的救助协议,不仅将救助基金扩大,还一次性减免了希腊的50%的国债。这些举措朝着有利于欧债问题解决的方向跨出了非常关键的一步。消息出来后,全球金融市场都受到了巨大的利好刺激,各国股市纷纷上扬,市场的不安情绪也快速的消退了。但欧债危机的解决是个任重道远的过程,是否能建立财政同盟,各国之间的博弈,欧洲经济是否能避免衰退,这都是未知因素。所以,就未来的形势而言,市场的动荡可能依旧会再次发生。  如何来看待目前欧债危机的发展和演进,中国经济在全球不景气的前景下,如何谋求自身的发展,这些,都是值得关注和深思的问题。因此,本次财富观察邀请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来分析这些问题。左小蕾认为,这次欧债危机的新方案与以前的有着很大的不同,也让市场看到了未来欧债危机解决的可能性,这次方案斩断了未来的债务危机累积的一个巨大的风险来源。左小蕾也指出,如果把长期的体制改革理解成以后再做吧,那未来依旧会有危机,不能从根本上给出良性的预期。  对于中国经济,左小蕾认为,目前的微调属于定向宽松,不会完全放松,整体依旧偏紧。而且,政府应做的是引导资金到实体经济中去,而不是在总量放松货币政策。对于地方债,左小蕾还有着很大的担心。她认为,我国放行地方债,最需要关注的是风险防范和制定稳妥的制度安排,千万不要让地方债还未开始就埋下经济危机的潜在制度性风险。  欧债危机朝正确方向跨出重要一步  东方财富网:怎么看待目前欧债的危机和目前新达成的协议?  左小蕾:主要看新达成的协议与过去的那些有什么不同,过去的为什么没有用,现在的是否有用。这次最大的不同是把希腊的50%的债务给免掉了,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在短期内,如果欧洲国家不去救助南欧的那些国家的债务危机,不仅会导致欧元区的不稳定,也会导致欧洲大量银行因持有债务而引起银行业危机。如果不把希腊在未来的2013-2015年的债务免去,而仅仅是提供救助,那希腊的债务问题其实并没有解决,因为提供的救助其实就是新的债务,会给希腊未来带来更大的债务压力,因此,原先的方案是无法真正的救助希腊的。目前,按照原先的救助基金方案,希腊的债务救助主要集中在2009-2012年这一时间段,但对2013-2015年之后的救助就很难说了,所以,现在免掉了后面2年的一部分债务就是免去了希腊的后顾之忧。事实上,欧债危机目前还没演变到救不胜救的循环累积的债务风险,如果到后来发现,欧债的危机那么大,根本救不下来的时候,那就完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路和改变。从短期救助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次方案斩断了未来的债务危机累积的一个巨大的风险来源。  第二个不同,扩大了救助资金的规模。这等于说,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务风险考虑进去了,目前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务评级不断下调,而融资成本则在不断的攀升。如果不把这两个国家考虑进来,原来的4400亿的资金规模给市场的信号就是救不了的。现在把这个扩大到一万亿,思路显然是对的,但是1万亿是不是够,这个也很难说。如果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50%的债务都免掉,这一万亿明显是不够的,因此,一万亿的救助基金还是有很大的风险和变数在里头。所以,未来可能还会扩大,但扩大的方式和资金来源则会是一个问题,如果按照过去的方式,会对欧洲核心国和北欧的那些国家增加当期的资金压力。所以,这个思路是对的,覆盖了更多的风险面,但当中还存在着很多问题,但比过去的拯救方案有更多的预期,我估计还会增加金融交易税,这样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缓解一下财政的压力,可以减少一些市场的投机行为,这样对稳定市场还是会有好处的。但是,我希望其不光是对短期提供救助,还是要结合中期和长期的体制性的改革。如果把长期的体制改革理解成以后再做吧,那未来依旧会有危机,不能从根本上给出良性的预期。总体上来说,这次的解决方案还是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应该给予更好的预期。  东方财富网:那你认为现在提出的欧洲统一的财政部的议案是否最终会成型吗?  左小蕾:危机显然是给大家一个很深层次的思考。我觉得应该冲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虽然这个非常困难。如果不做的话,各个国家虽然有了统一货币,统一的央行和统一的货币纪律,但是如果不把财政的问题的统一,各个国家为了单个自身国家的利益和需求,就有可能破坏稳定欧元所必要的财政纪律。所以,非常深刻的问题是,如果不去统一并来约束各个国家自身的问题,欧元一体化的基础就有可能被动摇。因此,这要权衡利弊,特别是对德法而言。虽然统一财政对各个国家都会带来很大约束,但是从根本利益出发,我觉得他们还是有必要去推进这个事情。  东方财富网:你对中国政府可能出手救助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怎么看?  左小蕾:我们买那些国家的债券,可以要求其提供担保,比方说,要其提供电厂和基础设施的担保。因为现在的国债并不是无风险资产,而是风险资产,因此,国债的担保会是必须的。因此,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个风险不会很大,不需要去过度的炒作。  东方财富网:你怎么看中国未来通胀的问题?  左小蕾:食品价格在下降,国际油价和大宗商品都在高位调整,而没有大幅的上升。货币政策对流动性的管理效果也蛮明显,这些都是综合因素。因此,未来的通胀回落是肯定的。  定向宽松 但整体依然偏紧  东方财富网:怎么看待温总理最近提出的政策微调?  左小蕾:这里所说的政策微调,这与此前大家预期的“定向宽松”应该是同一个意思。信贷政策要与产业政策更好地结合起来,切实做到有保有压,保证国家重点在建、续建项目的资金需要,重点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符合产业政策的中小企业,支持民生工程尤其是保障性安居工程。也就是说,对部分地区和局部产业进行一个重点的支持,但在整体上不会放松,依然会偏紧。  东方财富网:如何看待目前的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左小蕾:对于目前中小企业爆发出的融资难等问题,中小企业贷款难实际上也是结构性问题。实际上,一些企业主跑路实际上并不是贷款难,而是他们把钱投到了房地产上。政府对中小企业实际扶助性的贷款政策,也要十分谨慎,防止“定向宽松”再定向到房地产业上去。中小企业是劳动力密集企业,而不是资金密集型企业。应该是今天3万家关闭,明天4万家新的再起来,这才是正常的。  东方财富网:目前一些市场人士预测政府或将放松货币政策,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左小蕾:当前的重点应是大力推进结构调整,这才是解决中国经济发展深层次问题的关键。政府应做的是引导资金到实体经济中去,而不是在总量放松货币政策。实体经济出现一些融资难问题不是印钞来解决的,这样做只是短期、眼前的行为,将会累积成未来更大的问题。  地方债应注意风险防范  东方财富网:如何来看目前的地方债问题?  左小蕾:鉴于欧洲债务危机和美国诸多州政府申请破产的前车之鉴,我国放行地方债,最需要关注的是风险防范和制定稳妥的制度安排,千万不要让地方债还未开始就埋下经济危机的潜在制度性风险。地方债研究了多年一直没有推出,就是因为许多关键问题始终未找到有效的解决方式。现在放行地方债,自然不能回避一些关键问题。  发行地方债的制度安排,首要的是严格地方政府发债的预算硬约束。在地方政府的GDP增长考核指标短期不容易改变的情况下,实施严格的地方政府发债的预算硬约束,以遏制发债规模的过快膨胀引发债务违约危机是非常必要的。第二,预算硬约束还必须与发债的地方政府官员任期一致。第三,不能在任期内发新债还旧债。  如果没有预算硬约束,地方政府GDP增长冲动的发债需求会不断膨胀,政府债的规模不断扩张与资金需求增长同步,非常可能重新让银行成为地方债的主要持有主体,而且,债券违约风险与政府融资平台前期的银行信贷风险事实上并没有根本的区别。欧债危机现在与银行危机绑在一起的教训,也早已警示了这一点。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有必要严格约束地方债规模扩张与银行持有地方债规模同步。  左小蕾: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1992年8月获得美国伊里诺依大学博士学位( 国际金融, 经济计量学),曾任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统计系讲师、国亚洲管理学院副教授。研究领域:计量经济学、国际金融、证券市场,在计量经济学、国际金融、证券市场等方面发表论文50余篇。

尚浩宇教育

浩宇公考

浩宇教育

尚浩宇教育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