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文件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贵阳拆迁现场百警察开枪射伤6村民称民房均违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50:37 阅读: 来源:文件夹厂家

警察在楼上开枪的视频画面

胡定发(右)被击瞎眼睛,姐姐去救他,腿部也被警察击中三弹

核心提示出动上千警察“拆违”,和村民对峙后,警方开枪,一连开了数十枪。

9月28日,这起发生在南宁市区的警民对抗战,被录下现场,发到网上,引发社会震动。

视频画面中,警员持盾牌向前推进,被村民用镰刀阻挡。村民扔出自制燃烧瓶等,双方僵持数小时后,警察开枪,枪声响了很久。村民统计,警察共开了48枪。

橡皮子弹——这被认为是非杀伤性武器,近距离却足以造成人身伤害甚至死亡。

枪击造成6人受伤,村民胡定发就此失去了一只左眼。南宁市官方则称,这是一次正义的拆违行动。当地警方还对村民的反抗立案,以“妨害公务”刑拘9人。

村民抗击政府“强拆”前聚集

“强拆”消息头一天流传开,村民们聚集,分发长柄镰刀,自制燃烧瓶

官方定义为违建者的村民,实际上是在抵抗一次大规模征地拆迁。

按南宁市规划,村民所在的青山园艺场(相当于村级组织)集体土地,被作为青秀山风景区扩张的一部分征收。

酒店所占用的土地是集体土地,属于青山园艺场,承包者是村里4户村民,包括举报者黄桂兰以及梁永达等人。梁永达说,他们早在分产到户时是这片河边荒地的使用者。

南宁城区扩大后,当地开始打造青秀山旅游概念。圣人湾酒店(其实类似大排档)依山傍水,确实是块好地方。

严格意义上来讲,村民们建房并未获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而是仅向场部打报告并获得批准。从房屋性质上说,这一带房屋也多是临时性简易房,没有办理报批手续。梁永达说,这些房子大都没手续,但并非村民不申请。

村民胡定发就是“被拆违”者。他伤得最重,被子弹射中面部。橡皮子弹射中了他左眼靠近鼻梁处,再沿着鼻梁骨滑进眼睛。额头也有两颗橡皮子弹钻进去。经过手术,他没有保住左眼。

事发前一天,将被强拆的消息在村民间传递。9月28日刚亮,大量村民们就赶到了圣人湾酒店,分发长柄镰刀。胡定发的姐姐胡宝芬说,她还看到不少燃烧瓶等。

此前村民已被多次强拆,所以开始自制燃烧物“保卫自己”,因为如不抱团反抗,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村民和上千警察互攻后对峙

执法队伍搭建了前方指挥部,警察占领高地,枪口瞄向楼下聚集的村民

事发这天早上,惊心动魄。

当地区政府组织的拆违队在对面搭起了指挥帐篷。警车一辆接着一辆来到现场。村民回忆,至少上千人参与了这次拆违行动。视频记录下了这一幕。

最初,村民们和警察对话,希望见领导。沟通未果,一批防暴警察持盾牌围拢圣人湾,试图强制驱赶村民。但第一轮进攻被手持镰刀的村民逼退。村民从圣人湾大门冲出,挥舞镰刀(如上图),防暴警察被迫退后。

胡定发跟在队伍后面。他回忆,面对全副武装的警察,村民挥舞镰刀只是为了吓唬,“如果真想伤人,村民把镰刀从盾牌缝里伸进去,就会有警察受伤。”

面对进攻,村民群情激奋。在警方即将开始新一轮冲击时,村民们扔了燃烧瓶。大门外发出一阵燃烧瓶摔裂的声音,腾起火苗,门外特警四处躲闪,一些警员手持灭火器灭火。

各自象征性地进攻一波后,开始僵持。

不久,村民们发现形势危急:一群警察持枪冲上附近一栋房子楼梯,在三楼楼梯口占领了高点。人们惊呆了:就像在美国反恐大片看到的那样,数十名警察端着枪,把枪口瞄向楼下聚集的村民。

胡定发被击中倒地后又挨了多枪

姐姐以为他死了赶去救人,被击伤;两名村民去扶胡定发,均被警察击伤

接下来,现场染血。

看到攻势凶猛,胡定发开始往后面躲。他手里拿着一个燃烧瓶,听到一个警察冲他喊,把燃烧瓶扔掉。

“我对警察说,你们凭什么拆房子。”他说,这时候子弹向他飞了过来,他头部中弹。接着,枪声开始大作。

胡宝芬目睹了弟弟被击倒的一幕,她以为胡定发死了,就地捡起一把镰刀,大喊:“警察打人了。”她跑出院子,和围过来的警察对峙。“我拿镰刀就是壮个胆”,胡宝芬说,她心里害怕,只希望警察停止射击,赶快救人。

但子弹,向她飞来。胡宝芬双腿中弹:右腿2颗,左腿1颗,橡皮子弹击到骨头。

现场视频画面显示,多名警员排成一排射击,“嘭嘭嘭”声大作,枪口喷出火星。在枪声中,隐约能听到“打,打死他”的喊声。圣人湾内部,有人大喊:“子弹,走开啊!”。枪声一直没有终止。

距离胡定发几米远的马积荣,想去扶胡定发,刚迈步也遭到了枪击,他穿着布鞋的右脚被橡皮子弹击中骨折。

村民韦美花也试图去扶胡定发,被子弹擦伤大腿内侧。倒地的胡定发,再次被击中脖子、脸和左臂,鲜血横流。

同时中弹的还有胡志昌和马善河、马志营,其中一人已被逮捕。村民称,警察至少开了48枪,而仅其中一段现场视频就传出了19声枪响。

“拆违”和“拆迁”的法律意义之别

警方定性“妨害公务案”,称被迫开枪;目前9人被刑拘,多人被追逃

在防暴枪的弹压下,反抗被消解,警员冲入并占领院子。

警员很快将一个酒店的员工打倒在地,并开始围殴。视频显示,村民被打翻在地后,警察仍继续殴打。清场结束,钩机出动。仅一上午,这里就被夷为平地。

前几天,青秀区政府在官网回应时措辞严厉,称:“在整治行动的强大铁拳攻势下,数栋违法建筑物迅速被夷为平地……违建者通过违建大发其财的算盘随之破灭。”在当地园艺场原来的副场长胡汉生看来,说是违建也不错,但要害是,这是土地利益分配不公。

“拆迁”和“拆违”虽一字之差,但法律意义完全不同。青秀山公安分局称,两名执法人员不同程度受伤,消防车等不同程度受损,“警察被迫使用催泪弹和橡皮子弹,对不法人员进行强制驱散和抓捕”。

此事还被定为“妨害公务案”,多人被网上追逃,9人被刑拘,其中6人是抗拆村民,包括举报者黄桂兰。

当地的补偿标准是每人23.4万元。黄桂兰等人拒签协议,要求安置并办理养老保险。黄桂兰还举报,一些拆迁人员参与搭钢架棚来骗取补贴。举报至少部分属实。南宁检察机关披露,这一区域的征迁渎职案就有四五起。

被征迁村民抱怨安置房建设滞缓

签字的村民仍住周转房,没签字的则担心老房被拆违,村民因此还成了两派

“签了协议就不拆,不签就说你是违建。”梁永达称,他的三套被拆房最早建于1996年。

胡汉生曾负责住房审批,彼时村民子女分家、结婚需建房由场部批准。胡汉生回忆,当时可批可建,“只是上面不给办建设许可。”官方的说法则是,村民没有申请。

两个月前,南宁市政府办公厅发出最新文件,要求今年内一次性征收剩余集体土地。拆征步伐加快引爆冲突。

这一文件出台前后,当地一直在拆迁。当地官方则说,这是在打击“两违”。此次,统征工作指挥部指挥长李伟进断然否认拆违是为了征地。

合作者会怎样?尽管当地政府强调“整体搬迁”,“妥善安置”,但当地村民并不信任。

大量被征地居民还住在周转房,安置房遥遥无期。胡汉生2008年签了拆迁协议,如今5年过去了,安置房迟未见踪影。被征迁的村民抱怨新房无着落,没签字的村民则担心老房被拆违。更可怕的是,这两拨村民就此成了两派。

当地一块被征地面,政府大张旗鼓建的美食城和一批房子成了“烂尾楼”。美食城并没有几家饭店入驻。李伟进不愿意用“烂尾楼”来形容那片建筑,他认为这跟一些建设的问题有关。

李伟进承认,安置房的建设确实滞缓,仍在规划。最新的办法是,政府重新划一片土地,村民可以选择回迁。

推荐阅读:贵阳拆迁户违规“种房” 百余城管遭遇暴力抗拆

责任编辑:hdwmn_zhe

电动截止阀

法兰止回阀

液压单向阀

微型电动球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