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文件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市垃圾焚烧厂建设引担忧产生强致癌物难降解-【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45:52 阅读: 来源:文件夹厂家

城市垃圾焚烧厂建设引担忧 产生强致癌物难降解

目前,我国历年垃圾堆存量已达60亿吨,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以平均每年5-8%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10年,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将达到2.64亿吨,2030年为4.09亿吨,2050年为5.28亿吨。很多城市采取简单的焚烧、填埋、堆肥的方法来处理垃圾,号称“世纪之毒”的二恶英一直是垃圾焚烧厂之争的焦点。当前,水泥行业利用水泥窑处理城市垃圾的先进与环保越来越受人瞩目,可以彻底解决二噁英污染的问题。

编者按:目前,我国历年垃圾堆存量已达60亿吨,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以平均每年5-8%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10年,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将达到2.64亿吨,2030年为4.09亿吨,2050年为5.28亿吨。很多城市采取简单的焚烧、填埋、堆肥的方法来处理垃圾,但是许多大中型城市的垃圾填埋场均已填满或即将填满,难以为继,垃圾围城的形势十分严峻。于此同时,焚烧、填埋、堆肥的方法带来的二次污染以及资源浪费等问题也非常严重,而号称“世纪之毒”的二恶英一直是垃圾焚烧厂之争的焦点。当前,水泥行业利用水泥窑处理城市垃圾的先进与环保越来越受人瞩目,可以彻底解决二噁英污染的问题。

垃圾已成为中国城市面临的一大难题,超过三分之一的城市正深陷垃圾围城的困局。

在窘境之下,人们对垃圾如何处置展开了激烈争论。过去两年,有30多个城市发生居民反对修建垃圾焚烧厂的事件,政府、企业、专家纷纷卷入其中,“主烧”与“反烧”两派针锋相对。

在此背景下,中德(中国)环保有限公司宣称,自己找到了一个“模式”,可以大范围推广。这一垃圾焚烧“模式”能否经得起实践检验?是不是破解垃圾困局的有效途径?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进行了调查。

垃圾焚烧能否制伏“世纪之毒”?

山西省大同市曾备受垃圾困扰:年产生活垃圾约58.6万吨,并且每年以四五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几个大的填埋场迅速堆成了山,被恶臭、污水包围的居民们叫苦不迭。

2008年,市政府与中德公司合作,投资4.3亿元,在南郊兴建日处理垃圾1000吨的富乔垃圾焚烧发电厂。自去年11月末投产至今,已运营近一年。

大同之所以选中中德,是看好它是中国首家德国主板上市企业,被认为拥有欧洲先进垃圾焚烧技术的背景。中德董事会主席陈泽峰称:“我们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来打造富乔,希望把它做成垃圾焚烧的标准样板。”

然而,首先要说清一件事——二恶英排放。

号称“世纪之毒”的二恶英一直是垃圾焚烧厂之争的焦点。它是国际公认的一级致癌物,毒性相当于砒霜的900倍,而垃圾焚烧就会产生这种剧毒。主要出于对二恶英的担心,北京六里屯、上海江桥、广州番禺等地,都曾有居民集体反对建设垃圾焚烧厂。这个问题究竟能否解决?陈泽峰说,现在控制二恶英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就是所谓“3T”法。只要控制温度、时间、湍流度,让烟气在850℃以上的炉膛中停留两秒钟以上,二恶英就基本可以消除。

今年5月27日,国家环境分析测试中心对富乔出具了检测报告:其二恶英排放为每立方米0.034纳克,不仅低于1纳克的国家标准,还低于0.1纳克的欧盟标准。

达到这个水平就安全了吗?中国环境科学院退休研究员赵章元就提出,二恶英很难降解,即使再少,长期在人体内积累,也可能导致疾病。

对此,联合国环境署二恶英专家组成员、中科院教授郑明辉认为,就二恶英而言,如果排放达到欧盟标准,就已经比世界上任何城市的空气都干净了。要是怀疑0.1的安全性,就等于怀疑我们现在还能不能呼吸了。

事实上,经过反复交锋,对消除二恶英的技术,很多“反烧派”已不否认,他们更担心技术之外的问题。

政府监管如何消除公众疑虑?

对垃圾焚烧厂最有资格质疑的,是周边群众。

富乔附近3公里范围内有3个村子,村民约1万人。记者前往距离最近的马辛庄,随机对十几位村民进行了采访。一位杨姓村民的态度很有代表性:“这个厂看起来污染不大,但他们会不会在厂房里捣鬼,我们拿不准。”

技术再好,也可能有人违规操作。目前全国运营的80多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不止一次被曝出超标排放的消息。能否对企业进行有效约束,是公众对垃圾焚烧厂的疑虑之一。

大同市环保局长赵晓宁说:“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了对企业随时抽样、抽查,对有些指标是24小时在线监控。”但他承认,建立一套全程监控体系尚有难度。对二恶英,世界上还没有一种技术能实现全天候在线监控。

富乔公司董事长张建功希望以加强内部管理来取信于民。他讲了一个细节:按设计,厂房内处于负压状态,臭味无法逸出。可是三个月前,一位参观者说:“还是有点味道。”为此,全厂员工紧急排查了三天,最后发现,在卸料车间外墙一台空调边上,有个针尖大小的裂缝,影响了厂房的密闭性。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已建成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有两种不良倾向:一是有些地方花巨资引进了先进的技术设备,运行管理水平却很低,导致环保排放不合格。二是有些企业“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垃圾焚烧的招牌,实际搞的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小火电”。

“出现这些问题,并不是说对垃圾焚烧厂无法有效监管。”徐海云说,“只有政府和企业都严格履行职责,增强公信力,这个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困局如何破解,焚烧是否方向?

初次走进富乔的人会感到惊奇,这个厂的确与众不同。很难把它与想象中的“垃圾”联系在一起。现代风格的办公楼、大片绿色园林、淡蓝色的宁静厂房,听不到噪音,闻不到臭味,见不到灰尘,看上去更像个漂亮的公园。

而富乔只是中德公司承建的十几座垃圾焚烧厂之一。陈泽峰说:“我的理想是把垃圾焚烧厂建到市中心去。只要技术到位,管理严格,建在闹市区也不会有任何危害。”

针对国内建设垃圾焚烧厂的争议,徐海云打开美、日、德等国政府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给记者看,说明焚烧在各国近年垃圾处理中所占比例一直有增无减,焚烧仍是世界垃圾处理的主流。不管专家怎样争论,有一点无法回避:垃圾威胁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处置方式何去何从?必须作出抉择。

综合利用,是“反烧派”推荐的首选处理方式,即先把垃圾分类,再将不同类别的垃圾利用起来。这种办法的难点在于中国垃圾分类很不到位,必须全民发动,在丢垃圾时就严格分类堆放。

记者发现,对这种方案很多人都叫好,但同时认为实际操作很难。大同市市长耿彦波说:“提高全民素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面对垃圾围城的困境,就我所见而言,垃圾焚烧厂是处理垃圾最好的方式。”

他以富乔运行近一年来的成绩为例说,这个厂把垃圾减量至20%,又把灰渣用来制砖利用;垃圾燃烧的热量又可以用来发电。“解决了困扰大同多年的问题,还能变废为宝,可以说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创造。”

山西省发改委副主任程泽业认为:“各种处置方式都有利有弊,我们只能选择利大于弊的方案。在中国目前的国情下,与填埋、综合利用相比,建垃圾焚烧厂是更加有利的方案,见效更快,利用更充分。”但他同时提醒,现在要尽快完善相关法律体系,制定标准,引导这个行业规范发展。(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品质保证

隆尧县整木定制招商

圆形铁罐专用拱顶盖

起道器

相关阅读